位置:首頁 > 撤銷裁決

中國首例撤銷仲裁委案調

益陽仲裁委兩起仲裁案實踐折射的仲裁亂象


中國首例撤銷仲裁委案調查報告

——益陽仲裁委兩起仲裁案實踐折射的仲裁亂象

基于民事主體的自愿原則及國家法律規定,我國的仲裁機構在合同糾紛和其他財產

權益糾紛中的行使仲裁權。它是法定的民間組織,僅因其獨立性而被信賴。

然而,位于湖南省益陽市的益陽仲裁委制度設計及相關仲裁實踐表明,仲裁委

的獨立性受到了重大侵蝕。地方行政領導與仲裁委管理人員高度重合僅僅是問題

的表象,法定仲裁規則被公然違反、仲裁庭被架空、裁決過程被秘密操控是問題

本質之一。

以湖南天峰置業有限公司與湖南益陽朝陽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(下稱朝陽公司)因建筑

施工合同糾紛發生的兩起仲裁案件(案號分別為益仲裁字(2010)第24號,益仲裁字(2013

)第36號)為例:

三年不組庭、違規受理、重復仲裁、篡改裁決書……湖南天峰置業有限公司的遭遇,是

這個問題的完整詮釋。筆者相信這不僅僅是個案。

中國首例“撤銷仲裁委案”

今年5月,因申請撤銷益陽仲裁委,益陽市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地產公司將湖南省人民

政府告上了法庭。該案被不少業界人士評價為中國撤銷仲裁委第一案。

2017年12月25日,湖南天峰置業有限公司(下稱天峰置業公司)

向湖南省司法廳郵寄送達了兩份依法履職申請,要求湖南省司法廳依法撤銷其對益陽

仲裁委的違法登記,并依法撤銷對益陽仲裁委主任彭建忠(現任益陽市人民政府常務

副市長)、副主任王國保(現任益陽市人民政府副秘書長)、楊光輝(現任益陽市人

民政府副秘書長)、蔡澍霖(中共益陽市委統戰部副部長、益陽市工商聯黨組書記)

四人的違法登記。

調整后的第四屆(現任)益陽仲裁委員會成員名單


天峰置業公司申請理由有二:

一、益陽仲裁委系非法機構。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》第十四條、第十五條之規定,

益陽仲裁委屬于民間組織,而益陽仲裁委卻以事業單位身份在湖南省司法廳登記;該機構

的重要職務,如主任及副主任均由國家公務員擔任,于法無據,應當依法糾正予以撤銷;

二、該仲裁委對其受理的益仲裁字(2010)第24號案件存在三年不組庭、違法裁決

等等亂象,造成天峰置業公司5000萬以上的損失。

2018年2月28日,湖南省司法廳答復天峰置業公司,其可以向相關部門反映或通過訴訟途徑

尋求司法救濟。2018年4月4日,天峰置業公司以湖南省司法廳未依法履職為由,向湖南省

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復議申請,而湖南省人民政府審查后認為其向湖南省司法廳提出的依法

履職申請系信訪事項,不屬于行政復議受理范圍,故予以駁回。

2018年5月7日,天峰置業公司據此將湖南省人民政府訴至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,并將湖南

省司法廳列為第三人,請求法院撤銷湖南省人民政府撤銷對其行政復議申請不予受理的決

定。2018年8月6日該案開庭審理,至今尚未判決。

一個企業,為何能夠如此決絕地要求撤銷一家社會公共組織?甚至為此不惜與堂堂湖南省人

民政府對簿公堂?案件的高度,代表當事人訴求累積之深度。八年前開啟的仲裁之旅,讓這

家商事主體承受了太多的荒唐與辛酸。

益陽仲裁委:立案翌日保全即成 組庭卻三年不成

天峰置業公司前身是在湖南益陽經營多年的武術培訓學——天峰文武學校,后

該校注銷,其控制人舒怡蘇整合現有資產發起設立天峰置業公司,由教育行業

試水地產領域。

2009年8月,天峰置業公司與湖南益陽朝陽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(下稱朝陽建筑公司)就

天峰酒店公寓工程簽訂《工程施工承包合同》,約定朝陽建筑公司以包工包料形式承建,并

于當月進場施工。

不料一年后的2010年8月2日,朝陽建筑公司依合同中的仲裁條款,向益陽仲裁委申請仲裁,

要求天峰置業交付工程款300萬元。是為益陽仲裁委(2010)第24號案,本文將其稱作“

第一案”。

益陽仲裁委受理后的保全行為異常神速:就在受理當日——2010年8月2日,益陽

仲裁委依朝陽建筑公司的申請,向益陽市赫山區人民法院提起保全

申請,申請凍結天峰置業公司名下兩宗共2700多平方米的開發地塊

。第二日,2010年8月3日,赫山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,將上述

地塊予以凍結。

圖中第一條顯示朝陽建筑公司2010年8月5日才繳費

案卷顯示,從朝陽建筑公司提出保全申請到辦理,朝陽建筑公司并未向益陽仲裁委繳納案件處

理費用。保全行為違反了有關仲裁規則和民事訴訟法的規定。

彼時適用的《益陽仲裁委員會仲裁暫行規則》第二十條規定:當事人自收到《受理仲裁通知

書》或《應訴通知書》之日起15日內沒有約定仲裁庭的組成方式或者選定仲裁員的,由本委主

任指定。

這是通用的仲裁規則,當事雙方收到受理文書起的15天時間里,仲裁庭就應當成立了。但該

案的仲裁庭一直2013年7月8日申請人朝陽建筑公司撤回申請時還沒有組成——除了凍結天峰

置業公司的地產,直到該案撤回的3年時間里,他們什么都沒有做!

益陽仲裁委不組庭審理的所謂理由,系朝陽建筑公司向其提交的一份《請求申請自行調解的

報告》。

該報告稱“被申請人(天峰置業公司)一直要求與我公司協商解決此案,愿意給付工程款

因此,懇請貴委對該案現不要組庭,讓我們先行自行調解……”。

該報告出現在第一案的案卷中,落款時間為2010年10月9日(此中的玄虛下文再表)。

在“自行調解”期間,2010年8月9日,雙方簽訂《補充協議》,在之后的5個多月中(至

2011年1月),天峰置業公司分四次共向朝陽建筑公司支付了730多萬的工程款,遠超本案

申請的標的額。

如上所述,2013年7月8日,申請人朝陽建筑公司向益陽仲裁委撤回申請。翌日,2013年7月

9日,益陽仲裁委同意朝陽建筑公司將第一案撤回。

朝陽建筑公司未標注時間的《撤回仲裁申請書》

益陽仲裁委《準予撤回仲裁申請通知書》

需要提醒讀者注意的是:第一案自2010年8月3日法院裁定凍結,到2013年7月9日本案撤

訴,被申請人天峰置業公司的土地一直處于凍結狀態。被凍結的2700多平方米的地產,

系天峰置業公司的全部資產,被凍結近三年的時間內,天峰置業公司無法預售房屋,

無法申請銀行貸款,收入損失達5000萬元以上。

三年不組庭審理案件明顯違背仲裁規則。彼時適用的《益陽仲裁委院會仲裁暫行規則》

第五十二條規定,“仲裁庭應當在仲裁庭組成后4個月(不包括對專門性問題進行審計、

評估、鑒定等的期間)內作出仲裁裁決。有特殊情況需要延長的,由首席仲裁員或者獨

任仲裁員提請本委主任批準,可以適當延長。”——第一案的案卷里沒有任何延長審理

期限的申請及批復文書。

那么,朝陽建筑公司為什么這么干?于己有何好處呢?如果整個事件就此了結,對朝陽

建筑公司來說,這只是一樁損人不利己的蠢行罷了。更“精彩”的還在后面。

三年不組庭的謎底

2013年7月,朝陽建筑公司又向益陽仲裁委提出申請,要求天峰置業公司支付工程款及

違約金。是為益仲裁字(2013)第36號案(本文稱作“第二案”)。該案的《預交案件

仲裁費用通知書》和《送達回證》顯示的立案時間在2013年7月2日之前。

卜桃龍簽發的《送達回證》,卜桃龍時任益陽仲裁委秘書處秘書長

第二案與第一案為同樣的事實與理由、同一法律關系,僅僅是標的額有所增加,但益陽仲

裁委還是像模像樣地組織了仲裁庭,并有板有眼地審理了該案,于2014年12月31日作出

了裁決:裁決天峰置業公司向朝陽建筑公司支付1173.43萬元工程款,支付逾期付款利息

違約金1262.7034萬元。半年后,申請人朝陽建筑公司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。

2013年11月6日9時,第二案的第二次開庭中,被申請人天峰置業公司稱:“被申請人未

按合同約定支付工程款的責任不在被申請人,而是由于申請人的原因。現在被申請人只有

地產和房產,當時欠款只有300萬的時候,申請人提起仲裁,且進行凍結,導致被申請人

不能預售不能貸款。且凍結的時間將近3年,仲裁程序如在法定期限內做出結果后能計算

違約金,而仲裁規則(規定)3個月內作出裁決,申請人沒有提過任何異議,且主動要求

不組庭,因此3年期間的違約金不能計算。”(益仲裁字(2013)第36號,卷253頁,第

二次開庭筆錄第8頁)

如前文所述,申請人朝陽建筑公司提交過一份落款時間為2010年10月9日的《請求申請自

行調解的報告》。

朝陽建筑公司《請求申請自行調解的報告》

為了搞定這個“麻煩”,在第二案裁決作出的十幾天前(《裁決書》裁決作出時間為

2014年12月31日)的2014年12月18日,朝陽建筑公司向益陽仲裁委提交了一份《鑒定

申請》(如圖),要求對上述《請求申請自行調解的報告》中印章的形成時間進行鑒定:

“被申請人益陽天峰置業有限公司在該案庭審中提出申請人在2010年10月9日向貴委提

交了《請求申請自行調解的報告》,導致貴委未組庭,因此要求申請人對被申請人所欠

的工程款本金的利息承擔相應的責任。事實上,申請人在2010年10月9日并未向貴委提

交《請求申請自行調解的報告》,申請人是在2013年8月26日在仲裁庭的要求下提交的

,仲裁庭當時表態該報告只是申請人在程序上進行配合,不影響該案的任何實體權利,

因此,申請人不應就出具《請求申請自行調解的報告》承擔任何責任。”

這份《鑒定申請書》揭示了益陽仲裁委不組庭的真正原因,并非申請人要求調解,而是

益陽仲裁委故意違法不審第一案。

朝陽建筑公司工《鑒定申請書》

鑒定申請并沒有被仲裁庭批準,最終不了了之。在裁決書中,益陽仲裁委和仲裁庭振

振有詞地“化解”了這一問題:“仲裁是意思自治行為,仲裁對糾紛的處理、處理

時間的長短,并不能中止利息違約金的計算,故被申請人以仲裁程序瑕疵對抗利息違

約金的承擔理由不能成立,仲裁庭不予支持。”

被申請人天峰置業有限公司最終被裁決支付天價違約金(超過工程款),是整個故事

的終點,也是其資產被凍結三年、益陽仲裁委三年不組庭的謎底。


rb88热博365Bet